坚腾历史故事网

郭齐勇:儒学是个整体,不能割裂内圣外王

坚腾历史故事网 http://www.zhiwensj.cn 2018-10-17 11:38 出处:网络 编辑:









。  澎湃新闻:2017年您先。后荣获“世界儒学研究杰出人物”、“汤用彤国学奖”,二者都是国学界重要的奖项。您。的新著《现当代新儒学思潮研究》也入选“人民出版社2017年度十大优秀学术著作”,您觉得它的主要创见在哪里?  



  郭齐勇: 谢谢你们大雪天。来采访我!获得这些奖对我来说是“盛名之下,其实难副”,真是不敢当,我心里有压力。我的小书《现当代。新儒学思潮研究》。大概。是30多年来的一个积累,我持续关注这一领域,研读了他们的著作,也拜访过一些前辈,了解这个思潮。我是将它放在五四以来整个现代中国思想发展。的脉络中加。以定位的。过去我们总是将现当代新儒学与五四精神、现代价值对立起来,认为它是与启蒙精神背道而驰的。如果说有一点什么新的看法的话,我认为现代新儒学其实就是启蒙精神或者是五。四精神的有机组成部分,它同样是中国文化现代化过程中的重要传统,绝非仅仅起了“反面教员”的作用,而是文化启蒙中不可或缺的一环。



  另一方面,现代新儒学对启蒙思潮、五四精神是有深刻反思的,就像梁漱溟先生说的,这个时代不能只。是往前冲,我们还得立定下来,还要往后看一看。现代社会是不是只要民主科学就。够了?况且民主科学。也没那么简单。虽然五四的精神很了不起,胡适之、陈独秀、鲁迅都是影响深远的人物,但现在。看起来他们的有些观点还是平面化、简单。化了一点。民主科学能涵盖整个宇宙人生吗?诗书。礼乐是完全与之对立的吗?。文明教化、心性涵养可以不要吗?儒释道、宋明理学中的精神与西方哲学、宗教的精神完全不可通约吗?这些都是现代新儒学着力探讨之处。所。以,我是将它作为整个五四启蒙传统的一支补充力量来看待的,它反思现代性,但并不反现代化,它不是现代化的一个。反面,而是现代化的一个补充。现代新儒学的很多论述是针对五四启蒙。思潮的缺憾而发的,将它带进来,能使我们更加全面地理解这个时代,当然也有助于我们弥补这些缺憾。“儒”就是有文明修养的人,他。们并不与。现代对立,有生命的厚度,有价值,有信念信仰即。安身。立命处,这是现当代新儒家特别强调的,也是。我想表达。的。



  澎湃新闻:当代新儒家一直是您的主要研究领域之。一,您是如何界定。“当代新儒家”和“现代新儒学”这两个概念的,它们的边界在哪里。另外,您觉得应该如何正确认识评价这个思潮?



  郭。齐勇: 现当代新儒学思潮按刘述先先生的说法有广狭之分。广义的称为现代新儒学,包括“三代四群”的学者;狭义的称为当代新儒家,专指“熊十力学派”。我用的“现当代新儒学思潮”这个概念更具有开放性,我大致。将它分成。五个阶段:五四运动前后东西方文化问题论战和“科学与人生观”论战期间是其形成时期,可视为第一阶段,代表人物有梁漱溟、熊十力、马一浮、张君劢等;第二阶段是抗战时期及抗战胜利后,代表。人物有冯友兰、贺麟、钱穆、方东美等,这两个阶段均发生。在中国大陆;第三个阶段是20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,代表人物有唐君毅、牟宗。三、徐。复观等,发生在中国台湾和香港地区,因此也可以简称为港台新儒学;第四。阶段发生在20世纪70年。代至90年代的海外,因此可以简称为海外新儒学,代表人物。有杜维明、成中英、刘述先等;第五阶段。是比海外新儒学稍晚,中国大陆自改革开放以来引入并发展的现代新儒学,因此也被称为“大陆新儒学”。



  至于如何评价文化保守主义思潮。及其中的现当代新儒学,我觉得在现代浩浩荡荡的各种思潮中,与马克思主义(社会主义)、自由主义、民族主义思潮比较起来,它虽不是主流,但确实很重要,有意义。其意义在于:其一,它不脱离我们的文。化土壤。它在我们自身的文化基因中发掘现代化的内在力量,或者说找到一些现代化的根芽。现代。化不是外在于我们的,它是中国文化所必然要求。的,当然这种必然性不是逻辑的必然性,而是。辩证的必然性、实践的必然性。其二,它。是一种文化价值观与信仰。它重视中国文化、诗书礼乐的传统,这是养育我们几千年的文明传统,是我们安身立命之所在。中国的文明传统并不与。启蒙。价值相违背,相反它有自由人格的追求,可以与民主科学相结合,有助于克服现代科技文明带来的弊端。现在科技昌明,的确给我。们带来诸多便利,但也暗含着很多危机。科技的单面发展其实是有隐忧的,它不能脱离人文价值的指导,比如克隆、转基因等,不仅是一个技术问题,也是伦理问题。现代文明了不起,但是不能没有批评的声音,它需要传统的辅弼。警惕现代性的单向度及片面性,批评原子式个人主义及欲望的膨胀,有助于我们获得更加健康的现代性成果。现代性的。诉求与现代性的反思不是矛盾的。





郭齐勇在香港中文大学新。亚儒学讲座现场。



  澎湃新闻:您刚才也提到了“。大陆新儒家”这个概念,它应该如何界定?您对儒学的未来发展有怎样的期待呢?有人说儒学在中国大陆的复兴,表明我们已争回了儒学。发展的主导权,您怎么看?



  郭齐勇: 我反对将港台新儒家与大陆新儒家对立起来的看法,就如我反对将心性儒学与政治儒学对立起来。历史上从来就没有心性儒学与政治儒学的二分,内圣外王在儒学是一体的,内圣是心性之学,外王是事功之学,就是政治之学,没有所谓只讲心性修养而不做政治事功的儒家,反之亦然。说到“大陆新儒家”概念的界定,可谓。见仁见智,我曾为“大陆新儒家”下过一个定义:就其主流而言,所谓“大陆新儒学(家)”。或“新时期大陆的新儒学(家)”,是受当代哲学思潮,特别是现当代新儒学思潮的影响,面对中国。大陆改革开放以后社会生活的实际问题,在马、中、西互动的背景下,以儒家哲学思想的学术研究为基。础,积极调动以儒学为主体的中国文化资源,促进儒学与现代社会相调适,并创造性。地诠释儒学精义,推动儒学现代化与世界化的学派。(郭齐勇:《当。代新儒学思潮概览。》,《人民日报》2016年09月11日)我。认为此派学者应该包括:汤一介、庞朴、张立文、余敦康、蒙培元、牟钟鉴、陈来、杨国荣、郭齐勇、吴光、李存山、张祥龙、颜炳罡、景。海峰、吴。震、黎红雷、朱汉民、张新民、蔡方鹿、舒大刚等。这个名单当然大可斟酌,难免挂一漏万,还有很多学者特别是新生代并未列入。他们对儒学的发展当然超出了唐牟的范围,但他们的背后无不有着康德、牟宗三的影子。我认。为“大陆新儒家”完全没有必要,也无法与港台新儒家做到壁垒分明,就像心性儒学与政治儒学无法全然二分一样。



  当然为了研究的方便,我们也可以基于不同的视角、不。同的系谱来划分儒学,如就儒学内在成分的侧重点之不同,有所。谓心性儒学和政治儒学;就地域而言,有港台新儒学、海外新儒学、大陆新儒。学等;。从城乡来分的话,有乡村儒学、社区儒学、城市儒学;从大小传统来分的话,有精。英的儒学,也有大众的儒学。这些划分都不是绝对的,只是权宜之计,因。为只要还是“儒学”,就应该具有“儒学”的整全性。与核心意涵,儒学的“内圣外王”是一体的。



  近年来儒学在中国本土回归、复兴,这是我们努力的方向,但我们最好不。要用“争回”主导权这样的说法。儒学从宋代开始,特别是明代以后,就是东亚社会共有的思想资源,日韩越及东南亚等国家和地区在以后的发。展中也形成了自己的儒学传。统,都有创造性。如果一定要用。中心、边缘这样的词,那么儒学的中心与边缘也是互动的。儒学发展也是机缘巧合,有时代、地域的。背景、制约与需求。儒。学在中国大陆的发展,说到底还是自身的社会需要,经济。发展了,社会安定了,自会有这种需。求,这是很自然的事情,人终究要找到自己精神信仰的归乡与故园。其实唐牟徐是乐。见中国文化反哺大陆的,钱宾四先生生前也有这样的说法。在阶级斗争为纲的“文革”时期,在批孔成为主潮的。情况下,儒学在大陆没有存在的可能,遑论发展,幸好有港台地区保留了火种。



  受儒家文化浸润的中国及其周边的日本列岛、朝鲜半岛、越南等地,这一带叫做儒教文化圈或者汉字文化圈。儒家文化的庙堂。在哪里呢?在家里。过去我们有家庙,有祖宗牌位,朱子家礼讲的就是这方面的礼仪、规范。亲人葬在哪里呢?在乡下离家不远的一个墓园。冠婚丧祭的礼仪就是儒家。文化的重要内容。儒家。文化就在家国天下中,它在中国、日本、韩国、越南、东南亚等地的发展,都是自然形成的,是很自然的过程,滋。养这些地域、社会的方方面。面。越南的孔庙(文庙)多,胡志明反对批孔,他保留了较多孔庙。我们的文庙大多已惨遭厄运,侥幸留存的也残破不堪。儒学成为汉字文化圈的主要精神导向是自然形成的,儒学就是一种文明、一种修养,它浸润家国天下社会的各个层面。因此,儒学是一种社会形态。和文化形态,它不是意识形态也不是宗教,它是一种儒家士人主导的文化。过去“皇权不下县”,县以下是儒家的。礼治在调节这个社会,儒家士人在其中起指导作用。所以说,儒学是一个整体,我们现在根据研究的需要,将儒学分成政治儒学和心性儒学,但这种划分不是绝对的。难道为政者就不用讲心性修养吗?难道心性修养只是在。家里静坐,不用去社会实践吗?比方梁漱溟。先生,他说自己是个行动的思想者,他参与了那么多实。际的政治事务,可是他的修养功夫也好生了得,实际上他是心性修养与外王事功并重的。儒学是个整体,不能割裂修己与安人、内圣与外王。当然,这并。不是说儒学中已经现成的有了现代价值,就像牟先生说的“曲通”以。开出民主科学一样,儒学需要现代转化,仅就道德主体开出政治主体而言,这一领域与康德。的法权哲学、罗尔斯的新自由主义及当代社群主义之间,存在着广泛的对话空间,有非常多的工作值得我们去做。



  新闻澎湃:您长期担任国学院的院长,对国学学科建设贡献良多,在国学教育、国学推广方面做了很多工作,想请您谈谈这方面的情况,以及国学与文化自信、国学与文。化认同和伦理共识的关系问题。



  郭齐勇: 国学的学科建设我们提倡了很多年。了,但国学学科现在并没有列在。学科目录上。我们为什么要坚持。提“。国学”呢?其实。还是希望发展出本土的文。化。有。人批评“国学”大而无当,其实我们也是“。不得已而为之”才提出来的,因为现在的学科标准全部是。西化的。但是,按照西方的学科标准来看待国学,的确是削足适履。在。西方这套学科体系里面,人文学科。被分化了且被边。缘化了,而社会科学又基本上是实。证主义的做法,这是与人文学大相径庭的。源自西方的现代学科的划分,与中国古已有之的学术学科方式是不同的。过去我们有经史子集,虽然只是一些部类,只是一个图书的分类,但它仍是我们了解中国传统学术的方便之门,还有义理、考据、辞章、经济。之学诸路向。如何在现代的学科分类中,还体现一点传统的东西呢?特别是。经学,它在现代学科体系中无处安立。经学是中国过去最大的一个传统,现在没有经学了,子学、史学、文学还可以勉强在文史哲分科中体现。一点,但是经学被裂解了。现代学科的分类基本上是将传统学问当作死物,而且越分越细,肢解分离,不是像我们过去的学科,文史。哲不分家,传统学问是一种整合的“生命的学问”。《史记》就。只。是历史。的资料吗?《诗经》就只是文。学的资料吗?我们现在将史部和经部的这些经典。看成死物,当作史料去研究,这就将经学、子学、史学和文学的活的传统、整合的传统都丢掉了。过去的学者,在他们心中传统学术是一个整体,他们的研究既有很精深的研究,又不脱离一个大的学术背景。所以我们。设立国学学科,主要是想重振经学,并由此带动整个中国人文学的重建。西方的学科建制在某种程度上是肢解。了中国的人文学术。现在文史哲各。学科培养人才太过单一化了,我们希望未来的学科发。展不要太过于褊狭,希望文史哲兼通,儒释道兼通。过去我们讲,学中国文化要“通”,实行通才教育,西。方也有通识教育,所以我们倡导培养传统文化的通人。



  国学里有华夏文明的主要精神,也有老百姓的日用常行之道。国学不只是精英的文化,它具有很强的草根性,影响社会的方方面面,与下层老百姓。的生活有密切的关联性,是他们安身立命之所在。过去的老百姓,包括我的父亲和母亲,文化程度不高,但是他们的做人做事之道基。本上还是五常仁义礼智信,以及四维八德等儒家的价值。王阳明说的“不离日用常行内,直到先天未画前”,虽然老百姓是日用而不知,但他们基本上还是依照礼义廉耻、孝悌忠信而行的,体现在他们行为方式中的其实就是这一套。价值观。所谓的儒学的复兴,正是。要自觉地让养育了我们几千年的文明,重新回到我们的生活中去。即使是在“文革。”时期,底层老百姓还是按照这一套价值观在。行事,所。谓“礼失而求诸野”,儒学并没有脱离老百姓现实的生活,只是没有自觉,现在我们要自觉。



  西方人有1500年的基督教教化的历史,中国。人有2500年儒家教化的历史。过去在家庭,有家信、家书、家训、家礼、家谱、家教,儒学由私领域到公领域,渗透到家国天下的各个方面。延续了2500多年的儒家教化的传统,是不能随意丢弃的,它是可以转化的正面的东西。健康的现代化成果的取得,离不了儒家的这一套教化。这里有人们安身立命之所在,日用常行之道,是现代化生活所必需的。目前的状况有点糟糕,比如财大气粗、为富不仁的心态,过去我们说“贫而无谄,富。而无骄”,我们失去了“富而好礼”的传统。这一套文明的教化,与我们的现代化的前景是有关系的。



  中国的现代化不。能只是科技的昌。明,商业的繁荣,不能一切只是靠政令。人文学其实是健。康的中国现代化的一个补充,我们希望以中国传统文化。的创造性转化,对治现代科技与商业文明的负面。人不是单向。度的,人的全面发展远非科技的昌明、经济的发展所能涵盖,人不能变成六亲不认的经济、金钱的动物。现在很多人轻视人文,眼里只。有金钱、只有科技,用经济,用效率,用功利来衡量一切。科技的发。展、经济的发展都很好,但是不能没有人文的维度,否则就会很危险。单面化的发展,社会就。会坍塌,人性也会异化。我们要将人文的。价。值。与现代商业文明、科技文明结合起来,成就整全的社会,成就整全的人。我们本来有儒家教化的传统,但我们将它全部打倒了,现在要将它接续过来,这才是我们的重生之道。



  我们讲文化自信,文化自信要建立在文化自觉的基础之上,没有文化自觉的自信是盲目的自信。我们拿什么自信呢?我们对自身的文化了解多少呢?我们的传统里面有糟粕,有负面的东西,有需要时代汰洗。的东西,但也有一些养育我们心灵的东西,有正面。的东西,有可以现代转化的东西。这既不是文化自戕,也不是文化自恋,而是超越自戕和自恋的一种文化自。信。这种文化自信是有分析的、有理。性的,它是建立在文化自。觉基础之上的,文化自觉就是自觉利弊、自觉长短,进行创造性的转化。



  文化认同是解决“我是谁”的问题,而伦理共识是解决法治。社会的基。础问题。认同问题不是官方一个指令就可。以解决的,单靠法律运作也不。能调节整个社会。假如我们对真善美、假丑恶没有一个共识的话,法律的运作是。不能彻底的。法律一定要有。道德的基础,需要伦理。系统的滋润。所以,一个健康的现代社会需要解决族群认同和文化认同的问题,需要解决伦理共识和终极关怀的问题。我。们需要在传统。文化中,在现代化转进过程中,找到一。些公约数。实际上,即使是在全球化的现时代,世界各国还是要调动本土的族群的文化,使之成为民众的安身立命、终极关怀之所在,成为文化认同与。伦理共识的基础。从世界文化的比较来看,中国不能没有养育了我们几千年的文明,特别是儒家文化,不能不从中调动一些资源来做创造性的转化。



  澎湃新闻:现在国内仅有的几家以国学。命名的机构,其中人民大学提倡大。国学,有藏学蒙。古学满学。和汉族的国学并存,山东大学做的约等于是一种儒学。在您看来,国学除了最核心的经学之外,应该有怎样范畴和边界?



  郭齐勇:
人民大学的同仁、山东大学的同仁都做得很好,很了不起!。国学专业迄今在全国十几家高校有本科生,像中。国人民大学、山东大学、郑州大学、深圳大学,国学本科生的人数可观,每个学校的国学院系都有自己的特点。每次召开国学院院长联席会议,各大学大概有50多家国学机构参加,有的是研究院只做研究,或培养硕、博士生,现发展得都很好。



  其实汉字。并非就只是汉民族的,像《史记》里面就有各个民族的列传。以汉字为载体记。录的文化,所积淀下来的东西,不只属于现在的汉民族,它的性质不是由作为文字载体的汉字决定的,这不是大汉族沙文主义。我们现在所说的国学,并不是汉民族的专利,其中汇聚了历史上多民族的智慧,是中华各民。族共同创造的、共同拥有的文化精神资源,正所谓。“一体多元”,“和而不同”。我国不同时空、不。同民族、地域的丰富多彩的文化不断交流融合,其中还伴随着中。外。文化的碰撞、交流与融合。我们也希望像人民大学那样,但武汉大学国。学院师资力量很有限,目前不可能过多涉足少数民族文化的。研究,比如蒙古学、藏学的研究。我们主要还是从汉字。文化的传承中,从汉字记载的。古代典籍入手,来研究中国的学术、思想,当然我们也。可以通过汉字记。载的少数民族的文献,来研究他。们的历史文化。



  国学的边界何在?有人说:“国学是一个筐,什么都往里。面装”。学科边界。模糊,也是现代学科的。特点,反而有潜力发展出新学科。所以你提的这个问题非常好,非常重要。我很早就提出国学有四个层次:第一是常识层面,即。国家民族历史文化的。ABC;第二是学术与技艺层面,即传统文化各门类各方面,包括地方文化、民间技艺、学术传统之传承;第三是道德价值与人生意义的层面,国学根本上是教人如何做人,懂得人生价值,培养人格操守,如何安身立命;第四是民族精。神,或国魂与族魂的层面,包含。中国人的信仰方式、终极关怀与安身立命之道,以及中国人的核心价值系统。



  西方文明是通过。宗教来传达道德的,中国则是通过人文的教化。中国没有典型的西方的那种一神教的宗教,中国文化是一种融合性的文化,它强调柔性的礼乐教化,没有西方宗教的排他性。但中国文化、儒学具有宗教性,所谓“人文教”、“道德的宗教。”,它蕴含了世世代代的中国人的超越性追求,是。中国人安身立命之所在。我们说孔子是中国文化的代表,但把孔子作为一个狭隘的宗教的教主,那就贬低了孔子。国学虽不等于儒学,但儒学是中国文化的主流,儒学在价值系统、国族精神方面为国学提供了丰富的内容。实际上,传统中国社会就是一个儒家型的社会,儒学是一种社会存在,可以说它是中国社会的。底色,但它并不是某种狭隘的宗教,孔子也不是一个狭隘的教主。



  澎湃新闻:武大国学院的院训是“志于道,据于德,依于仁,游。于艺。”儒家历来就有“尊德性”与“道问学”的讨论,如何看待国学作为生命的学问和专门的学问体系这两者的关系呢?



  郭齐勇: 国学中有知识系统,也有价值系统,知识系统与价值系统不是绝然二分的。按现代解释学的观点,没有。绝对客观的人文学知识。但是对于一个现代的大学教育机构,我们并不将一套价值观硬塞给学生,我们是让他们自己在知识的学习中体悟、感受价值,让他们自己领。会、自己体证。儒学是“生命的学问”,墨家、道家、佛学何尝不是。?诸子百家都有自己的。知识体。系、价值系统与信。仰体系,我们通过研习其中的知识系统,去体会其中的价值系统与信仰系统。比方说经学,它当然。是一套博大精深的专门知识系统,国学教育也固。然是要传授这套知识系统,可它仅仅是外在于我们生命的“客观知识”吗?它里面有价值的东西,经学不。是冷冰冰的史料,它是活生生的存在。我们不应该以旁观者的身份去客观地研究经学,我们不能置身事外,而是要参与其中,因为我们就生活在传统之中。经学是常经、常道,它并没有过去,它与我们不是断裂的,而是延续的。此外,我们不仅强调。学中国的经典,也重视学西方的经典。所以我们强调知识与价值的统一,强调为人为学的一致,对国学学子的培养,强调“士操”。



  澎湃新闻:在现代新儒学之外,诸子学也是您重要的研究领域,取得了厚重的学术成果,所以也想向您请教:诸。子学在当代能发挥何种作用?您主张诸子合观,您的学术研究、您对学生的培养也注重听取多元的声音,想请您谈一谈。



。  郭齐勇: 诸子学我是早有关注的。儒学也是诸子学的一种,我们讲诸子合观,儒家、道家、墨家等诸。子百家,都是中华文明的组成部分。不仅是诸子,后面还有佛教传入及其中。国化,我也重视对于佛教经典的创造性诠释。诸子百家,各有其偏。弊,各有其优长,历代学者对诸子学都有分疏、解析。我和吴根友教授合写了《诸子学通论》,过去叫《诸子学志》,重视传统的诸子,主张从各家各派汲取精神资源。这也可以说是一个多元的传统,而现在是一个。多元的世界,所以我们。要将各种精神资源调动起来。我们。的传统不只有儒家这一家,即使是儒家,也是吸纳了其他诸家思想资源的,所以我主张开放的儒学。观,主张诸子合观,我们不要有狭隘的心态。有时候我们说儒家,其实是一种广义。的理解,因为中国社会是儒家型的社会。诸子百。家是相互包容的,我们要取长补短。现在我提倡。新诸子的概念,它包括西方文化、阿拉伯文化和印度文化,即是要将西方近代文化、西方基督教传统,追索。到古希腊罗马文化,还有印度教文化,佛家文化,以及阿拉伯、伊斯兰教文化等,都放进来,当然不。是没有主从,不是相对主义的,而是有主有从,要有一个本土生成的大的文化的根系。这样做是不是更好一些?



  我觉得治学要有广博的胸襟,要有多元文。化的陶冶。我邀请了许多西方、日本及我国港台地区的。学者到武汉大学来讲学,这些学者也可以说是新诸子,他们各。人都有自己专门的治学领域,观点也大不一样,像中?温〔刂饕?芯康澜蹋?骺?帐呛M饽?遥?怖终堋⒚吩己仓稳逖Ф嗄辏?贝?氯寮叶盼?鳌⒊芍杏⑾壬?捕啻卫唇惭АN易约阂沧叱鋈サ胶M夥梦省⒔惭АO执?。缁岵皇且桓龇獗盏纳。缁幔?词故桥?廊逖У娜耍?颐且惨?次浪?祷暗娜ɡ??踔两??牍?慈盟?⒈碜约旱墓鄣悖?挥性谙嗷ペ的延氡缏壑校??醪拍艿玫椒⒄埂U庑┑比皇茄Ю硇缘奶致邸N乙泊???鋈ゲ渭友?趸嵋椋。?????礁髦植煌?纳?簦??宜?且?泛猛庥铩Q?踅涣骶褪且?。柚?澜绲难酃猓??〔煌?纳?簦?美鲜?屯??鞘艿狡舴⒑徒逃?W?993年以来,在院系同仁的支持、帮助下,我培养了45名

0

上一篇:

没有了 :下一篇

精彩评论

暂无评论...
换一张
取 消